您的位置 主页 > 相机期刊 >南怀瑾讲述:吉事尚左,凶事尚右 >

南怀瑾讲述:吉事尚左,凶事尚右

 南怀瑾讲述:吉事尚左,凶事尚右

  这一章是接着军事哲学再加以引申。历代有很多注释名着,对这一章并不下注解,不愿意下注解,因为帝王的时代,多半是「以兵强天下」。所以,大家第一个原因是怕谈这件事,第二个原因是这篇文字很容易懂,不必注解。现在我们大概解释一下,说明这个道理。

  【夫佳兵者,不祥之器,物或恶之,故有道者不处。】

  「夫佳兵者,不祥之器」,「佳兵」就是杀人的武器,因为武器是会杀死很多人的,所以「不祥」。原子弹是很厉害的武器,一颗原子弹的爆炸,可以杀死更多的人。可是现在到了核子弹,乃至于用到「死光」的战争,细菌的战争,杀起人来更多更快,一瞬间可以毁灭人类的一半人口,这就是「佳兵不祥」的道理。「物或恶之」,不要说是人害怕,任何世界上有生命的东西,都很恐惧。「故有道者不处」,所以,有道的人不做这种事情,只用道德、善心、仁慈来感化人。

  但是,老子的哲学——道家的哲学,在道德的后面,是有武器做后盾的哦!试看每一个寺庙,不管是道家、佛家的,中间坐的是「佛」,旁边站的都是拿了武器的四大金刚。没有这些是不行的,光讲道德仁慈也是不行的,这是道家的奥秘之处。

  【君子居则贵左,用兵则贵右。】

  「君子居则贵左,用兵则贵右」,这是中国古代的礼仪,中国古代的军事制度。君子是道德修养高明的人,上古传统的制度,以正治国,喜欢在左边;用兵的时候,喜欢在右边。左右是两个代号,右则属阴,用兵的时候,非用「阴谋」不可,敌人如何準备来打你,你準备如何去打敌人,不使用阴谋诡诈不足以取胜。

  【兵者,不祥之器,非君子之器,不得已而用之,恬淡为上。】

  「兵者不祥之器,非君子之器,不得已而用之。」这句话重複的讲,是老子书中少见的情形,这表示老子语重心长,提醒大家特别注意。「恬淡为上」,一个大军统帅的修养,以恬淡为上,诸葛亮有两句名言:「淡泊以明志,宁静以致远。」修道的人,在中国历史上,除了诸葛亮以外,很少看到有这样修养的人。

  南北朝的时候,梁武帝下面有一位将领名叫陆法和,是一位出家的和尚。此人并不穿和尚的衣服,他带领部队,完全是按照管理出家人的办法。每次作战,只要他的部队一到,一定战胜。后来帮助梁武帝平定了很多地方。到了梁武帝的儿子当皇帝的时候,他已经把长江以南的军事力量都掌握在手中了。因此,梁武帝的儿子对他产生了怀疑,所谓「功高震主」,因为他掌握了国家的整个兵权,只要他手一摆,皇帝就只能下台了。

  于是,就有人去向皇帝进谗言,不过他在家打坐就知道了,便跑去见皇帝说:「我法和是修道的人,帝释天王亦不愿为,何况是人间的虚浮富贵。我与你父亲两人,本来是当年在释迦佛前灵山会上的同参道友,因为他堕落到人间来当皇帝,我是他师兄,愿意助他一臂之力,你却反而怀疑起我来。现在我把将军的大印交还给你,我要走了。」说完他就走了,一个人到四川峨眉山去了。

  为什幺每一次打仗,敌人一看到他的影子就害怕,没有办法与他作战呢?据说他是用神通来打仗的,也根本没有杀人,所谓兵不血刃而取胜。只是写历史的人认为这是神话,不愿意写进历史,事实上却是真有其人,真有其事。你们研究历史,在南北朝那一段,就知道真有这幺一个将领,他的一切就是如此淡泊的。

  【胜而不美,而美之者是乐杀人。夫乐杀人者,则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。】

  「胜而不美」,战争是不得已的事,纵然打了胜仗,也不值得颂扬。「而美之者,是乐杀人」,所谓战胜的美,只是喜欢杀人而已。「夫乐杀人者,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」,一个喜欢杀人的人,终归是要失败的,所以,不可能得志于天下。

  【吉事尚左,凶事尚右。偏将军居左,上将军居右,言以丧礼处之。杀人之众,以哀悲泣之,战胜以丧礼处之。】

  中国的古礼,尊崇左方,所以说「吉事尚左,凶事尚右」,「偏将军居左,上将军居右」,拿现代的军事组织来说,总司令在右边,副总司令在左边。因为,当一个作战命令颁下以后,打起仗来,成千上万的生命就会牺牲,这是凶事。「言以丧礼处之」,应该怀着丧事一样的悲痛心情去处理。「杀人之众,以哀悲泣之」,对死伤的敌人,也要有哀痛悲伤之情。「战胜以丧礼处之」,即使战胜了,也不应该骄矜得意,还是要怀着丧礼哀痛的心情,来处理战后的一切。


更多精彩资讯尽在下面这专页,请点击按个讚吧!

南怀瑾讲述:吉事尚左,凶事尚右

FaceBook

  上一篇:   下一篇: